首 頁
校園新聞
學校概況
教育科研
教務管理
教育教學
招生就業
就業指導
德育之窗
電子期刊
口腔醫院
附屬醫院
信息中心

 

當學生冒犯你的時候
  曾聽過這樣一件事:一個品學兼優的初二學生,在一個夏日的中午,同學們都在午睡,他偶然瞥見窗外經過的一個男老師只穿著褲衩,也許是出于好奇,他隨口叫出了那老師的姓名,他說:“嘿,你們看,***!”恰巧這話被那老師聽見了。老師非常生氣,回轉身來到教室,查找直呼老師姓名的學生。這個學生當然很快被查出來。那老師毫不客氣的教訓了這個學生,直打得他跪地求饒方肯罷休。后來,他考上了大學;再后來他分到了他的母校與曾經揍他的那個老師一起共事。他說,只要一看到那個老師,挨揍的一幕便歷歷在目,過了十年二十年也無法忘卻,他說他憎恨那個老師,常常想找機會報復他。
   就以上個案我想問在座的老師們一個問題:當你聽到學生直呼你的姓名甚至是綽號的時候(當然這綽號是非侮辱性的),你生氣嗎?
   學生直呼老師姓名固然是沒有禮貌。但是一個人的姓名本來就是自己取著讓別人叫的。連鄧小平這樣的偉人我們也稱呼他“小平同志”,覺得叫著親切;然而我們大多數老師都覺得學生直呼姓名是一種冒犯,那還了得?教師的威信何在?假如聽到學生在背地里叫他的綽號,那絕對是勃然大怒,暴跳如雷,這是什么原因呢?其實這是我們受傳統的師道尊嚴的影響太深了。我們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來要求學生像尊重父母一樣來尊重我們老師,即使只比學生大幾歲,那也應該是長輩,是必須受到學生尊重和恭敬的。誠然,學生是應該尊敬老師,孰不知真正的尊敬來自學生對老師淵博學識的仰慕和對老師高尚品德的敬重。不過就是喊了一下你的名字,至于這樣大發雷霆,拳腳交加嗎?老師你是不是也忒狠了點?我想,“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句話我們應該改改了,應該改成“一日為師,終身如友”,你說對嗎?
   學生還是孩子,孩子難免會犯錯誤,當他們犯了錯誤,冒犯了您的時候,老師,您應該怎么做呢?
   我想,首先應該是制怒。我們老師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有些老師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尤其是初為人師者。他們被學生冒犯的時候易于激動,動輒體罰或心罰,傷害學生自尊,侮辱學生人格,這樣常常使師生的心里距離越來越大,甚至導致學生的仇恨和敵視。老師們,我們在教育過程中都會用到懲罰,適當的懲罰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們的懲罰難免會傷著學生,雖有“偶爾無心的傷害,全都為了愛”的時候,但請大家一定要注意這個“傷”的度,許多傷通過自我療救得以平復,但傷害太大會留下傷疤,留疤的傷是永遠忘不了的,那是無法平復的痛!所以我們老師在憤怒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我們可以試著這樣做:把雙手放進口袋,深呼吸一次,數數,從一數到一百,還不行,出去走一圈,讓自己的怒火冷卻,也許過一會能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這,需要我們老師修煉。
   其次是寬容,要原諒學生的過失。寬容猶如冬日的火爐,能融化冰凍的情感。我們要用一顆博大的愛心來寬容學生。當我們被學生冒犯時,我就這樣對自己說:我寬容你,因為我愛你;我愛你,因為我懂你;我懂你,因為二十年前我是你。著名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就曾誠懇的告誡老師“時刻都不要忘記自己也曾是孩子”。一個教師的心胸應該像大海一樣寬廣,大海能容,故能成其大。
   再有一點,就是當我們被學生冒犯時,應該做一點換位思考,尋找學生冒犯自己的原因,檢查個人工作中有無缺陷,處理問題的方法是否恰當。我們老師一定不要以“圣人”自居,我們不是圣人,我們也有犯錯的時候,被冒犯了不一定全是學生的錯,千萬不要掩藏自己的失誤,要誠懇地對待學生。
?? 最后也是最關鍵的一步是交流。只有師生平等地交流才能消除感情上的隔膜,找到解決問題的有效方法。在交流中,教師會分析到學生出錯的癥結,對癥下藥;學生則在交流的過程中認識到老師的良苦用心,進而反思自己的過錯,達到糾錯的目的。他們一般會主動向老師認錯、道歉,這樣他們對老師的處理就不但是口服,而且是心服。
   下面再講一個具體的例子:
   上期203班有一個叫石杰的同學,那是一個很自卑而且有些憂郁的孩子。他曾在一篇作文中說“我的天空是黑色的,我感到孤獨、害怕”,又在另一篇文章中寫道:“我們教室從前面的黑板走到后面一共是十八步,我坐在后面;我們老師通常是走到第十二步時就回轉到黑板前,每次當老師走到第十二步時,我就在心里默默呼喊,老師,請您走完最后六步!”自卑的人往往是敏感的,又常常是最具叛逆性的。
   有一次語文考試,剛發完試卷,我在教室巡視,當我走到石杰同學身邊時,我沒有看到他座位上的試卷。我便問他試卷哪里去了,他從位肚里拿出揉作一團的試卷,臉上絲毫沒有西惶的表情。我當時非常的生氣,這不是明顯和老師叫板嗎?我隨手把他的試卷扔進紙簍,吼叫他滾出教室。我最初的決定是終止他的考試,罰他在教室走廊上站一節課。他便在教室外從容地站著,一點也不難為情,我的處理完全失效。當我靜思了片刻以后,我便覺得我的做法有些簡單、粗暴,想到這孩子的性情,我感到我不應該打擊他。他是買到高中來的,成績一直不好,倒是語文興趣好一點,喜歡寫作,在學校“知榮辱,樹新風”征文中還投過稿,題目叫《另類的背叛》,那么是什么原因讓他揉碎語文試卷呢?我試著從他的角度來考慮,是因為頻繁的考試產生的厭煩心理,還是認為考試對語文學習沒有什么作用呢?然后我在教室走廊上和石杰同學進行交流。我首先肯定了他的語文興趣和寫作能力,然后指出他今天做法的錯誤,因為考試是一種檢測手段,老師通過考試檢查學生的學習效果,它能鞏固所學知識,另外它也是應對高考的一個策略。我說盡管同學們夸獎甚至羨慕你的作文,你要知道那不過是你尋章摘句弄了幾個優美的詞句,其實你的文章是缺乏底氣和功力的,你只有踏實地學習,加強訓練,將來在文學上發展自己才不至于是空中樓閣。我的一番入情入理的疏導,終于使石杰同學慚愧地低下了頭,承認了錯誤,請求我的諒解。這樣我重新拿了一份試卷,讓他回到座位上繼續考試。
   這個同學明年不一定能考上大學,他將來也不一定成為一個作家,然而對于我們老師來說,是培養一個大學生重要呢,還是培養一個心智健全的人重要?道理不言而喻,教會學生做人才是我們教育者的最終目的。所以我總是告誡我自己:拉學生一把,總會越拉越近;推學生一把,總是越推越遠。
   前蘇聯教育家贊可夫說:當教師必不可少的,甚至是最主要的品質就是熱愛學生。是的,師者父母心。只要我們心里充滿愛,我們就能以一個智者的大度化解學生的冒犯。

 

 



版權所有©2003-2019 吉林職工醫科大學、吉林衛生學校信息中心
日本三级在线无码观看高清免费_大桥未久无码在线观看_欧美无码视频在线观看